[心情隨筆] 關於國際婚禮協會

 

自己參加的第一個國際的婚禮協會組織是 ISPWP,接下來陸續加入了 WPPI,與 Fearless 這兩個協會。
也陸陸續續參與了一些國際的婚禮比賽,並在賽事中得到一些獎項。
 
國際的婚禮協會與比賽真的很多,畢竟世界這麼大,拍攝婚禮的人如此之多,每個地區都有一些比較大型的區域組織。
在過去的兩三年內,在一些台灣婚禮界前輩國際上的努力與推廣之下,這段時間其實對於我們婚禮業視野看出去有很大的幫助。
因此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投入這些協會中,並時常能看到許多台灣人在比賽間獲得很好的成績。
 
但,加入這些協會,目的是什麼?
而是否比賽得獎,就是所謂的國際攝影師,或是能夠接到很多海外的拍攝案子?
 
攝影是一項非常主觀的美學感受,也是一個沒有絕對準則的一項行為(當然如果真的要分析照片是可以說的非常的科學與數據。)
特別是當你在接案的職業拍攝中,往往為了一些客戶需求、市場喜好需要等等因素,你可能都是盲了一隻眼睛的在生涯的路上走。
很多時候我都會問問自己,到底我現在做的是對的嗎?我現在做的是一種熱忱,還是只是做自己開心的一股腦的一頭燒?
因此加入國際的婚禮協會,並把自己持續保持在比賽的環境之中,
其實有非常大的因素就在於,要讓自己有個第三方的觀看者來評量你的照片與表現。
所謂的第三方指不是你,不是你的好友,也不是愛好你的粉絲與客戶,而是來自其他國家的資深攝影師。
 
得獎並非難事,但持續的保持在比賽的環境之中,甚至是保持在如何維持穩定的獲得一些比賽中的肯定,
是我覺得職業生涯至少到中期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正如同我前面所提及的,攝影是如此的主觀,也因此任何的比賽因為評審也都是人,難免每次評判的標準也都有所不同,
但當你的影像能夠在面對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衝擊的視覺刺激中還能夠獲得一群人的肯定,能夠在這麼多照片裡把你的照片挑了出來,
就意謂著:你做對了什麼。
 
這點是很重要的,因為主觀過了頭就是一種盲目,很多時候你需要被打擊來澆澆你的銳氣,也需要肯定來作為你的動力。
我在許多比賽中雖然都曾經拿到一些名次,但在我投的許多照片中,有一些我很想要拿到的項目比賽其實一直都有許多挫折。
國際的比賽有許多都是一季一次,有一些是分上下半年兩次,有一些則是有各種不同比賽主題的會一直舉辦。
因此當你把自己維持在這些節奏之中,當你的比賽結果不管是得了獎,或是一個獎都沒得,都代表著,
三個月的時間理你要怎麼再拿出能夠受到肯定或更好的照片,或是,
三個月的時間裡你要怎麼修正或改進之前的問題與如何創造出不同的價值。
 
所有的協會與比賽得獎,我覺得都跟國際攝影師劃不上一個等號,
就很像是吳寶春在國外的比賽拿了一個首獎,但他同樣的還是一位台灣的麵包師傅,只是在國際間的某個地方打開了一些知名度。
但如果有一天他透過這些契機在國外陸陸續續的設點販賣他所做的麵包,那麼漸漸的他就會是一位國際級的麵包師傅。
婚禮的協會與比賽也是如此,加入了協會與比賽得到了名次,也不代表你就是國際認證的國際攝影師,
只是會讓你在這麼大的世界中,你的名字會被列在除了台灣之外的某個地方(同樣的非常不起眼),如此而已。
但許多人就是透過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機會開始累積自己的能量,與自己的曝光度、能見度,
持續經營之下把自己的客戶群從當地拓展到世界各地,那麼所謂的國際攝影師才開始起了個頭。
 
當然,國際攝影師也還是攝影師,他就跟台北攝影師是一模一樣的。只是一個的客戶在世界各地,一個的客戶在台北當地,
並不代表台北攝影師就拍得比國際攝影師差,只是面對的客戶,與拍攝的環境,還有經營的層面有所差距而已。
但本質上是相同的,大家都是在拍照,都是在創造影像,端看你想不想把腳跨出去而已。
 
國際的婚禮協會真的太多,WPPI, WPJA, AGWPJA, ISPWP, Fearless, WPA, AsiaWPA WPPA, MPA, 還有更多世界各地的協會。
( 其實你參與了幾個之後,就會發現偶爾會收到一些新的協會成立然後寄信來希望你參與他們)
加入都不是一件壞事,只是加入後並不代表什麼,因為接下來的路才是最漫長與辛苦的。
期望能夠在國際中看到更多的朋友們發光發熱,大家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