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婚紗, 海外婚紗, Donfer Photography, EASTERN WEDDING, 東法, 美瑛婚紗, 雪景婚紗, 藝術婚紗

[影像故事] 冰瀑

雖然攝影是我多年的職業工作,但感謝自己至今依舊還保有對於攝影還有那點的任性、堅持以及追求夢想的熱情。
過去職業生涯累積了許多影像背後的故事,這天又累積了一篇,或許稱不上可歌但絕對可泣的影像故事(笑)。

北海道一直都是我自己十分喜歡的地方,這可能要從自己投入海外拍攝的最早期,在我去的前三個地方其中一個就是北海道,而且是雪地中的北海道。除了是我第一次踏上這裡之外,也是我第一次遇見了雪景,我還記得剛踏出機場於戶外感受那冰冷空氣卻興奮的不覺得寒冷,我想這應該是我耐冷度異於常人的一個開始。但後來與北海道相遇的次數並不多,除了比較專心耕耘歐洲線,日本線給團隊攝影師前往為主之外,北海道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一位攝影大前輩的領域。我心中一直都覺得世界很大,到處都很美,不需要看見誰在哪經營得很成功並發展出一個模式之後,就要跟著去仿效並競爭同個地方。也因此有兩年多以上的時間好像都沒再拜訪過這裡。

偶然的機緣下,因為過去巴黎新人的妹妹邀請了我前來,讓我有了機會再次踏上這裡。也讓我有種在外練功了一整輪,回到了起源之地驗證自己所學的感覺。也因此這次我特別安排了更長的前置時間,就是希望能夠做好過去以來自己一直堅持執行的「隱性工作」,最不被人看見的實地場勘。為何我如此重視實地場勘的價值,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多重價值的前置作業,第一是不斷的訓練自己用攝影的角度觀察環境,找尋鮮少被人發覺得美。第二是了解一個城市或地區,從過程中去感受這地方對自己來說的特色呈現該從哪個層面去切。第三是替自己的工作做足充分的備案、行程內容的豐富度。這些都不是網路上找網路資料或是複製別人模式可以去得到的。在這樣的工作模式之中,當找到了這張照片的場景時,心裡真的是十分感動,因為得來是真的很費功夫。

在我個人的影像邏輯之中,元素跟架構是很重要的兩個區塊,通常我越喜歡的照片這兩點都會有更高的完整度。以元素來說,簡單來談就是一張照片裡包含了多少元素在裡頭,譬如說動跟靜、堅硬或柔軟、色彩複雜或單一、紋理的豐富或是一致等等。以結構來簡述,就包括了影像的維度呈現、物體安放的位置、畫面重量感的安排,如何把無框架的景色不失特色又恰當比例的放在一個有框架的照片之中。其實會放到影像故事這個系列的照片,多少都是跟這兩者有脫不了的關係。冰瀑這張在拍攝時我自然是非常重視這些事項,不過我覺得最精彩該說的還是背後的故事,而可惜的是以我所學會的仍少了些去詮釋現場那更高層次的美。

要拍到這樣的照片,除了花了三天場勘的時間找到了這個地點之外,其實找到地點跟真的拍到照片,又是另一個複雜的過程。特別是我一直都很常拍攝長曝水流的影像,這類的照片通常最麻煩的不是拍攝本身的技術,而是怎麼去真的執行這樣的拍攝。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可行性的問題,就是只要有水流就一定有禮服會濕的問題,這問題一直都是可大可小,在海外拍攝這個問題通常是更加的麻煩,因為你需要考量到這個禮服要安排在哪個時間點拍,前後需要拍到些什麼。接下來就是站位的問題,我喜歡的影像通常都不是把風景當背景的拍法,總是希望人物需要進入畫面裡面,也因此每個水流的地方我都會優先思考我的鏡位跟新人位置的相互關係,以及新人位置跟環境元素的相互關係,通常是夠幸運的場地才有理想的位置。而來到這裡最辛苦的除了要涉雪之外,最讓我擔心的就是還要涉水,所幸的是水位不深的狀況之下,很感謝大家都第一時間準備好了雨鞋(我想也跟大家都怕腳被冷死有關:P)。而一般來說溪流的拍攝溫度都較低,更不用說這是雪地中的拍攝,拍攝的過程中還是漫天大雪,不時夾帶兩旁被風吹下來的風雪,一件堆疊一件讓拍攝的難度不斷提高。但感謝過去許多艱困的拍攝歷練之下,還是完成了在這難度等級極高的一次拍攝。難的同樣不是拍這張的技術(再說一次),而是讓非單拍創作的素人新人一同完成創作影像的過程能夠成功,是真的很辛苦很辛苦的過程。感謝新人的配合,也感謝同行的兩位夥伴,也感謝老天讓我們的辛苦能夠得到一些成果。